我是加班一族,平常都要加到八、九點。

媽媽習慣每天六時會打電話問我幾點回家吃飯,但我是無時準,說八時,九時才見人;不過她己見怪不怪,也不埋怨,而且電話依舊。

今晚又是這樣了,說九時回家,怎知十時半才到。

一入家門,她竟然問:「蝦餅要煎還是炸?你自己整吧!」

不是吧,這麼晚放工還要我弄?真不怕把我累壞。

一邊炸蝦餅一邊轟炸她:「這麼夜還要整大餐?一餐半餐是但啦,吃即食麵也無所謂。你看,這是甚麼蝦餅,你說用炸粉,這明明是粟粉,外型肉肉酸酸的,餅唔似餅,真是無事找事做‧‧‧」

媽媽知我脾性,不作正面衝突,只是靜靜的回了一句:「唔整那有得吃?久唔久都要吃一餐好的。」

將炸好的蝦餅放在飯桌,原來媽媽早已做好了泰式肉碎和菜心。嘩,她竟再拿出一籃生菜,還得戚的說這一餐只用了四十元。

好明顯她是模仿昨天和她出街吃的泰國菜 ── 肉碎生菜包和炸蝦餅,比起昨天這一餐真是價廉物美,但現在已是晚上十一時了,而且份量又那麼多,真服了她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姨媽‧姑姐‧記事簿

kl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