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已過了兩星期,掃墓的人應該會少一點吧。

約了家人10:30am在老爹墓前等,想不到今年人山人海,而且泊車位封了很多,弟弟唯有放下我們再把車泊到山下;駕車下山要15分鐘起碼,再徒步上來又要30分鐘,真辛苦他。

今年靈灰閣正進行維修,化寶的的地方改在外面的空曠地方,煙灰飛滿天,我們對個正著。

在弟弟泊車的同時,大家在清理墓碑、放置鮮花祭品、上香燒金銀衣紙,一切妥當後他還未上到來,我們一邊等一邊吃燒肉。

他終於到了,只是為了上香給老爹,歇息一會便要走,因為似乎要下雨了。

大哥還在山下,他駕著車不上來了,老爹不會怪他的。

老爹也不要怪我啊,每次拜你總會和你老婆吵架的,她越來越有自己的風格,完全不理人感受 .....
(其實她是太理人感受,要我認同和參與她做一些賣力而不討好的事,凡事拖我落水)

如果我說好,她便會對人說家姐話xx%%##;如果我說不,她便說我針對她;如果我說「你都決定了啦,會理我說甚麼嗎?」,她便黑面。

我知她行動不便,想把常用的東西放在當眼處,但也不要將手袋放在sofa背,將帽放在電視機櫃上,開封了的糖、西米、餅乾周圍放,最多用隻衫夾夾住,結果要用衫夾時便找不到 ......

我快被氣死了,兄弟姊妹說我對她惡,如果逆地而處他們會怎樣,我知 ...... 你老婆會唔出聲,真是一物治一物。

kl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